首页
推荐
新闻
国际
娱乐
视频
财经
体育
军事
汽车
登录/注册
美妻嫌丈夫无能窝囊,结婚三年从来不给碰,亮明身份后她倒忍不住了!
125万
今日头条
1.2万
“小少爷,六年了,跟我回帝都吧!老太君已经知道错了!” “你大哥危在旦夕,你父亲下落不明,整个杨家群龙无首,老太君亲自下令,要让你回去主持大局!” 唐人医药集团门外,一名西装革履浑身散发贵气的男子对着杨肖苦苦哀求,而杨肖则是不为所动。 “呵!让我回去主持大局?真是天大的讽刺!六年前,大哥将我污蔑,我被千夫所指,可曾有人站出为我说话?老太君只相信大哥,无情将我从杨家驱逐!” “五年前,我入赘唐家,遭受各种屈辱,被人当成一条野狗,杨家众人在哪?” “现在整个杨家无人挑大梁,却要我继承杨家基业,真是荒谬!” 言语落下,杨肖毅然决然转身走进唐人医药集团。 唐家,中原市一个二流家族,五年前唐老爷子突然将唐家第一美人许配给杨肖,在整个中原市掀起巨大轰动,因杨肖废物之名,唐家第一美人唐玉婉被嘲笑了整整五年。 杨肖的真实身份只有唐老爷子一人知晓,伴随着唐老爷子去世,杨肖就彻底沦为别人眼中的笑话。 “杨肖,你还有脸过来?整整五年了,你他么没半点业绩!我看你就是蚕食公司的无责任底薪,唐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蛀虫?” 刚刚走进会议室,总经理唐浩好似闷雷般的声音炸响,令整个会议室内瞬间充满肃杀之意。 面对唐浩的咆哮,杨肖面色古井无波,他早就习惯了,入赘这五年来,每次唐浩逮住机会就会好生嘲讽他一番。 见到杨肖走入会议室,一名容貌倾城,穿着OL制服的女子来到杨肖面前猛然蹙眉,并寒声道:“谁让你过来的?” 这名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人正是杨肖名义上的结发妻唐玉婉,中原榜首金花。 感受着唐玉婉身上散发出的冰冷寒意,杨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玉婉,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今天是唐家季度总结大会现场,唐人医药集团所有员工必须到齐。 “杨肖,你是故意令我难堪的吧?”盯着杨肖一脸茫然的样子,唐玉婉委屈的眼泪差点掉落下来。 五年前,爷爷突然让她嫁给杨肖,突如其来的一切令唐玉婉猝不及防,唐玉婉都感觉自己一朵鲜花硬生生插在了牛粪上。 五年相处,唐玉婉对杨肖的感情是复杂的。 因为,这五年来杨肖对她言听计从,从不触犯她的底线,在家洗衣做饭家务活全干,每天晚上她下班回家杨肖还会提前给她倒好洗脚水帮她按摩捏背。 她对杨肖并不厌恶,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若杨肖有点真才实学,她们一家也不会沦为笑话。 今日可是唐家季度总结大会现场,杨肖整整五年零业绩,参加会议这不是明摆着令她颜面无光吗?唐玉婉越想心中越是委屈。 见到杨肖不讲话,唐浩嘲讽道:“唐玉婉,杨肖这个废物在唐人医药集团整整五年,一丁点业绩都没有,你身为市场部总监,怎么搞的?” “杨肖可是咱中原市赫赫有名吃软饭的,全靠女人养活,他怎么可能有业绩?我要是他,我早就找块豆腐撞死了!” “可不是嘛!这窝囊废可是我们唐家之耻,跟他一个家族,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会议室内一群唐家嫡系纷纷嗤之以鼻,盯着杨肖的眼神尽是浓浓厌恶之色。 唐玉婉蹙眉寒声道:“唐浩,今天是唐家季度总结大会现场,我不想跟你计较!你不要太过分。” 她和唐浩一向不和,唐浩羞辱杨肖,无异于变相羞辱她,虽说她对杨肖颇为失望,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杨肖被唐浩大肆羞辱。 见到唐玉婉居然维护杨肖权益,偌大现场一群唐家嫡系全都神色错愕。 就连杨肖都极其震惊,这可是唐玉婉五年来第一次为他说话。 闻言,唐浩恼羞成怒道:“唐玉婉你什么意思?故意跟我对着干是吧?” 殊不知,整个唐家年轻一辈最为出色的就是唐浩跟唐玉婉,唐浩做梦都巴不得置唐玉婉于死地以此来继承唐家家主之位。 “唐浩,你够了!”唐玉婉羞愤喝道。 盯着眼前一幕,杨肖内心极其愧疚,自己在唐家五年,因为自己,唐玉婉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屈辱。 可以说,唐玉婉这五年来过得非常艰辛。 看着唐玉婉还在维护杨肖,唐浩怒喝道:“唐玉婉,你把唐家当成什么了?当成杨肖蚕食家族的工具吗?” 随即,唐浩鄙夷的看着杨肖:“你就是一个灾星,浑身都是晦气,要不是你,唐家也不会被人嘲笑,指不定唐家早就跻身一流家族,五年零业绩,我要是你,早就羞的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是吗?”杨肖笑着摇了摇头。 六年前,杨肖遭受同父异母大哥污蔑,家族老太君被大哥蛊惑,不留情面将他驱逐帝都,那绝情画面杨肖历历在目。 然而,就在杨肖落魄不如狗之际他遇到一名老者,老者见他天资异秉便破例将其收为亲传弟子,老者身份强大,让他在唐家当上门女婿以此来进行考核。 殊不知,当年那名老者正是绝世龙门真正的主人。 绝世龙门,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掌控世界为数一半以上的权势与财富。 绝世龙门内部,除了龙主以外,还有四大龙王,八大炽天使以及各样超凡入圣的世界级高手,南美功夫皇帝在龙门内仅仅打杂。 六年前龙门之主对杨肖进行考核,拜师学艺一年,上门女婿五年,并告诫杨肖入赘五年中不许暴露身份不许调动龙门一切资源,以此来磨练心性。 见到杨肖还敢顶嘴,唐浩火冒三丈道:“不是吗?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就在唐浩言语刚刚落下,一人闯了进来急促道:“总经理,东海李家李明轩特来拜访!” 李明轩?唐浩闻之色变。 东海李家可是东海第一大强族,只要李家动动手指头,不出一个小时,他们唐家绝对灰飞烟灭,这种大人物怎么来了? “快,有请李公子!”唐浩大喝道。 这种大人物,别说他得罪不起,就连整个唐家都得罪不起。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名气宇轩昂的青年出现在众人视野之内,青年正是东海第一强族李家少主李明轩。 唐浩连忙上前谄媚道:“不知李公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我与你们唐家杨肖一见如故,这是三千万珠宝买卖合同!”李明轩甩手一个订单丢在了桌面上。 什么!!! 与杨肖一见如故? 还给了三千万的订单? 这...这怎么可能? 刹那间,所有唐家人齐齐神色惊愕,下巴尽都碎了一地。 与此同时,杨肖手机接到一条短信。 “殿下,考核结束,恭喜您成为新任龙门之主,账户已解冻,龙门万亿资金已到位,您可随意支配!”
第二章
这一刻,几乎所有唐家人看着杨肖的眼神都变了味道,就像看着一个怪物。 尤其是唐浩,他嘴巴都化作“o”型,简直可以塞入五六个大鸡蛋。 要知道,杨肖在唐家五年,一直都是零业绩,突如其来的三千万订单,不亚于一道闷雷炸响,唐家嫡系全都懵了。 不得不说,唐家乃是中原市二流偏上的小家族,内部资产加起来也就八千万。 东海李家少主李明轩甩手就是三千万订单,财大气粗,当场刷新众人三观,仅仅一个订单,杨肖业绩就超越了他们众人总和。 此时此刻,看着杨肖,唐浩仿佛遭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郁闷的差点喷血。 想到刚才自己对杨肖的嘲讽,再看看如今的情形,这不亚于一道无形巴掌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 “三千万订单?”唐玉婉完美无瑕的俏脸尽是浓浓震撼之色。 她在唐人医药集团这么多年,全部业绩加起来也就勉强上千万,谁能料到杨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鸣惊人。 看着现场呆若木鸡的众人,杨肖嘴角微微上扬。 今日考核结束,正好赶上唐家季度总结大会,杨肖早就料到唐浩等人会齐齐向他发难,因此杨肖早就做好准备。 现在他为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龙门之主,可以任意调动龙门内部所有资源。 龙门囊括世界诸多产业,诸多世界级财阀全都是龙门一手培养出来的仆人。 丝毫不客气说,龙门不仅富可敌国,还完全具备在全球一手遮天的能力,只要龙门愿意,不仅可以掀起一场经济危机,就算那些世界政坛巨头遇到龙门之人都要毕恭毕敬。 三千万订单,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杨兄弟,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三千万订单丢下,李明轩使命已经结束。 “哗!” 伴随着李明轩离开,唐家会议室内再也无法平静,顿时一群人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三千万订单,真是杨肖这个窝囊废办到的吗?老子刚才差点吓尿了。” “是啊!累计唐家总和,谁的业绩能够达到三千万?” 一时间,唐家嫡系看着杨肖各种羡慕嫉妒恨,他们纷纷都认为杨肖走了狗屎运。 突然,唐浩眼神锁定唐玉婉嗤笑道:“唐玉婉,你这样有意思吗?” “唐浩,你这话什么意思?”唐玉婉蹙了蹙眉,一脸不喜。 唐浩一副看破一切的姿态,他讥笑道:“东海李家的订单是你拿下的吧?你却偏偏给了杨肖这个废物,你是故意令我们下不来台对吧?告诉你,即使这样,杨肖在我们眼中依旧还是上不了台面的粗胚!” “原来如此!”此话一出,唐家众人全都恍然大悟。 在整个唐家谁不知道唐玉婉的业务能力最强,再加上唐玉婉乃是中原榜首金花,李家少主李明轩年轻气盛,见到唐玉婉生的如此美丽,丢下三千万订单不是不可能。 唐玉婉色变寒声道:“胡说八道,这件事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虽然唐玉婉内心有诸多不解,但这个订单确实不是她拿下的,唐玉婉敢作敢当,行事光明磊落,自然不会撒谎。 “你可拉倒吧!杨肖这个废物能够拿下三千万订单?谁信?”唐浩嗤之以鼻。 一群人全都不屑一顾,在他们眼中,杨肖十足的窝囊废,这辈子都甭想在他们面前抬起头。 “怎么回事?”就在此刻,会议室大门被打开,一名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妪走了进来。 “奶奶!”见到老妪,唐浩连忙上前搀扶。 老妪正是唐家掌舵人唐老太太,唐浩的亲奶奶,自从唐老爷子去世后,整个唐家大权全都落入唐老太太手中。 唐老太太面色威严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奶奶,是这样...”唐浩添油加醋把事情全部讲述了一遍。 听完,唐老太太眼神一亮:“东海李家给了三千万订单?玉婉,做的不错!” 在唐老太太看来,这三千万订单肯定是唐玉婉拿下的,跟杨肖无关,在她眼中,杨肖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奶奶!”唐玉婉欲将解释。 唐老太太挥手道:“不用说了,时间不早了,开会吧!” 从始至终,众人都未曾把杨肖放在眼中。 杨肖倒是无所谓,只要唐玉婉有面子,这一切都是无伤大雅的。 今天是唐家季度总结大会,汇报完毕后,唐浩戏谑道:“奶奶,东海李家肯定是一竿子生意,我们当务之急还是拿下秦家的单子。” 唐老太太点了点头,秦家可是中原地区数一数二的医药商,做生意讲究的是源远流长,像这种三千万订单几十年都难碰到一次,一旦跟中原秦家合作,她们唐家跻身一线豪门指日可待。 见到唐老太太认可,唐浩继续说道:“奶奶,我们都不小了,是不是应该定一下唐家未来继承人?” 唐老太太知道唐浩什么意图,而且也知道唐浩与秦家少主私交甚好,唐家继承人她自然看好亲孙子唐浩而不是唐玉婉。 “好!若是谁拿下中原秦家的单子,就定谁是唐家未来继承人!”唐老太太开口道。 唐浩极其振奋,他这段时间跟秦家少主经常一起风花雪月,拿下这次合作简直轻松到不能再轻松。 随即,唐浩狞笑一声:“唐玉婉,如果我拿下单子,你就滚出唐家;如果我输了,以后我不跟你争继承人之位如何?敢不敢跟我赌一把?不要像杨肖这个废物一样让我看不起你!”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唐浩,唐玉婉面色一白。 她知道唐浩与秦家少主一起喝花酒,自己想要拿下订单,无异于难如登天! 想到这里,唐玉婉脸上尽是浓浓绝望。 难不成自己真的无缘唐家继承人吗? 之前她也曾拜访过秦家少主,秦家少主见她长的倾国倾城,便开口若是她答应跟秦家少主共度良宵,便给她订单。 但,唐玉婉一向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不耻之事? “怎么?唐玉婉,你怂了?啧啧!你不是每个月业绩都第一吗?怎么这点勇气都没有?”唐浩讥讽道。 他跟秦家少主关系不错,拿下订单已是铁板上的事实,唐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对唐玉婉落井下石。 在唐家,他最大的对手就是唐玉婉,只要唐玉婉滚出唐家,他在唐家将再无威胁。 “就是!唐玉婉,你别怂啊!敢不敢跟总经理较量一把?” “汗!别说了,她区区一个妇人有什么勇气?我看这唐玉婉跟杨肖一样都是废物,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以后你们两个弄个组合就叫夫妻废片好了!” 整个会议室内众人哄堂大笑,好似唐玉婉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唐老太太面无波澜,唐玉婉的业务能力她是认可的。 只可惜,唐玉婉并不是她亲孙女,而唐浩则是她的亲孙子,唐老太太自然偏袒唐浩,她巴不得唐玉婉立刻滚出唐家,以防止唐玉婉掩盖她孙子的锋芒。 唐玉婉进退两难,难不成真要答应唐浩吗? 可是,一旦答应自己必输无疑;若不答应,她就会沦为笑柄,这令一向倔强的唐玉婉难受极了。 唐浩看着迟疑的唐玉婉,讥笑道:“怎么?跟杨肖一样真的沦为废物了?” “谁说玉婉不敢答应?”就在唐玉婉进退维谷之际,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彻。 唐玉婉一扭头,只见杨肖笑吟吟一脸温和的看着她。 “你干什么?”唐玉婉不可思议的看着杨肖。 杨肖柔声道:“玉婉,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你遭受半分屈辱,答应他,我会让他为自己的愚蠢行为深深忏悔!” 曾经,我无能为力,只能选择低调隐忍! 如今,我考核完毕,定让你享一世繁华! 五年来,因为自己唐玉婉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屈辱,现在他已为龙门之主,自然会好生补偿这五年对唐玉婉的亏欠。 玉婉,即日起,你要云起,我便给你云起;你要潮落,我便让这大潮平息。 什么!!! 让唐浩为自己的愚蠢行为而深深忏悔? 此话一出,偌大现场先是一片死寂,随后一阵阵刺耳的笑声响起。 “艾玛,这个废物居然要让我忏悔?我好怕怕啊!”唐浩面色极度夸张道。 霎时间,唐家众人看着杨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跳梁小丑。 而唐玉婉则是不在意这些刺耳笑声,她内心则是掀起阵阵惊涛骇浪。 跟杨肖相处五年,她对杨肖知根知底,杨肖一向胆小怯弱,从来不会撒谎,对她更是言听计从,是什么让杨肖有了这么大转变? 看着唐玉婉,杨肖目光真挚的点了点头。 见到杨肖点头,唐玉婉内心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底气,或许是对杨肖的信任,或许是刚才三千万订单给她的震撼。 她看向狂笑不已的唐浩:“好,我答应你!”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听到两人对话,现场众人尽是一脸嘲弄之色,似乎唐玉婉已经必死无疑,此刻已带着东西滚出唐家。 唐老太太脸上浮现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玉婉,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们可都是要作证的。” “奶奶,我想好了!”唐玉婉咬了咬银牙道。 纵使意气用事,她也要跟唐浩争一争。 唐老太太点头道:“很好!散会吧!” 出了唐人医药集团,唐玉婉看向杨肖:“你认识中原秦家高层人士?” “不认识!”杨肖如实回答。 闻言,唐玉婉气的跺了跺脚:“什么?你不认识还敢站出来说话?你...你这是要把我给气死啊!” 言语落下,唐玉婉扭头就走,她内心真是无限酸楚。 原本被唐浩等人针对就令她很难过了,谁能料到这个时候杨肖还在给她添乱,这不是明摆着给她添堵吗? 盯着唐玉婉离去的背影,杨肖苦笑一声,自己话还没说完呢! 现在他已经贵为龙门之主,放眼世界不知多少财阀巴不得想要与他合作。 区区一个秦家订单对杨肖而言信手捏来,认不认识秦家高层又有何妨? 只要杨肖点点头,别说区区一个订单,偌大秦家在他面前都要俯首称臣。
第三章
回到家中,杨肖立刻打好洗脚水放在了唐玉婉面前:“玉婉,累了一天,来我给你洗洗脚解解乏!” “洗什么洗?别人针对我也就算了,你也给我添乱,杨肖,你是故意的吧?”唐玉婉委屈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这五年来,因为嫁给杨肖,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楚。 尤其是在争唐家继承人的重要场合上,杨肖还给她添乱,这令唐玉婉内心很不是滋味。 杨肖主动帮唐玉婉脱掉鞋子把白嫩玉足放入盆中,他柔声道:“玉婉,你放心,我说了,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你遭受半点委屈?” “真的?”唐玉婉满脸苦涩道。 杨肖点了点头:“真的!” “好!我不想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我要让所有嘲笑我的人全都对我刮目相看,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唐玉婉强忍住眼泪流出。 这五年来,她真的受了太多太多委屈。 杨肖真挚道:“玉婉,我都答应你!” 言语落下,杨肖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玉婉,你放心,我答应你的我会全部做到。 因为,我的女人不可辱! 出了门,杨肖这才摸出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 “李明轩,安排一下,我要跟秦家家主见面!”杨肖低语道。 “是,少主!”电话那端传来李明轩的声音。 考核完毕,李明轩将驻守中原,专门为杨肖效劳。 秦家,中原十大豪门之一,家大业大,底蕴上百亿。 在偌大中原市,以四大世家十大豪门为首,在十大豪门当中,这秦家也是佼佼者。 杨肖知道,若是自己贸然寻找秦家家主,恐怕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给赶出来,所以必须要李明轩出面。 虽说考核完毕,他为龙主,但杨肖明白,自己身份特殊,现在不好贸然暴露身份。 第一,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够强,不足矣震慑龙门内惦记龙主位的诸多元老。 第二,龙门乃是世界第一大势力,树敌无数。 如果自己贸然暴露身份,恐怕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对他进行刺杀,凭借杨肖现在的身手,对付一些二流二流高手绰绰有余,若是让他单独面对世界一流高手,胜负多半要在五五之数。 虽说他可以调遣高手保护自己,但这些人能保护自己一时难不成还能保护自己一世? 半个小时后,秦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 秦家家主秦广盯着杨肖客气道:“不知小兄弟找杨某人有何贵干?” 刚才他接到东海第一强族秦家电话,秦广不敢怠慢,立刻接待杨肖。 东海可是沿海大都市,东海第一强族资产上千亿,可不是他秦家这种内地家族能够得罪的。 “秦家主不必客气,此次前来,我是想要拜托秦家主一件事!”杨肖直接说明来意。 秦广惊讶道:“哦?什么事?” “我希望这次秦家的合作商会是唐家,负责人为唐玉婉。”杨肖低语道。 秦广皱了皱眉看向杨肖,面露为难之色:“斗胆问一句,不知小兄弟是唐家什么人?” 他秦家乃是中原十大豪门之一,身为豪门,他秦家自然有豪门的威严。 再者说,秦家以医药发家,而唐家仅仅是一个二流小家族,他秦广还真的不放在眼中。 “我叫杨肖!”杨肖淡淡道。 秦广惊讶道:“杨肖?” 仔细想了想,秦广愣是没想到唐家何时出现了这么一名年轻才俊,还不姓唐。 突然,秦广想到了什么,他震惊的看着杨肖:“难不成你就是中原三大金花榜首金花,唐玉婉的丈夫杨肖?” “没错,是我,这件事拜托秦家主了,这个人情我杨肖记下,若是秦家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杨肖沉声道。 确定杨肖身份,秦广脸上由一开始的敬畏立刻转为强烈不屑:“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原来是唐家的废物女婿,我秦家的人情,你还得起吗?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杨肖废物之名响彻中原,吃软饭整整五年,被中原男性称为男性之耻。 如今,秦广像是吃了死苍蝇般浑身难受,他原本以为东海李家出面之人是国内年轻才俊,却不料是杨肖这个臭名昭著的窝囊废。 “秦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杨肖蹙了蹙眉。 秦广神色倨傲道:“我的意思很清楚,现在,你可以滚了,若是不滚我就让保安把你给轰出去。” 他脸上带着浓浓轻蔑,仿佛杨肖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废物,刚才杨肖说的话全都是在放屁。 这段时间他儿子秦麒麟跟唐家唐浩关系不错,一个小时前听秦麒麟说唐家的废物女婿杨肖走了狗屎运竟结识东海李家少主李明轩。 如今看来,果真如此。 “难道秦家主连东海李家的面子也不给?”杨肖脸色渐渐阴沉。 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闹的太大,若是这秦广对他不屑一顾,那他也只好使用一些手段以此来震慑。 秦广冷笑一声上前睥睨道:“杨肖是吧?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丢人现眼的玩意!东海李家固然厉害,我就不信李家会为了你这个废物而不惜与我秦家撕破脸皮。” 秦广打心底里就瞧不上杨肖,他就不信杨肖会被东海李家格外看重。 而且,他秦家定居中原,位于内地,平时跟东海那边很少有交集,纵使得罪了东海李家又如何? 说白了,若不是看在李家的面子上,像杨肖这种小角色给他提鞋都没资格。 盯着盛气凌人的秦广,杨肖面色越发阴沉:“现在给你十秒钟向我道歉,然后予于合作,否则,不要怪我不给秦家丝毫颜面。” “是吗?我也给你十秒钟,为你无礼向我道歉,否则,我将让你吃不了兜子走!”秦广也是一阵火大。 在他眼中,杨肖就是上不了台面的粗胚,敢恐吓他,简直不知死活。 “十!”杨肖寒声道。 原本他打算以和为贵,没料到这秦广竟会这般目中无人。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给秦家一点颜色瞧瞧。 秦广直接帮杨肖接道:“九!” 此刻,秦广看着杨肖就像是盯着一个跳梁小丑,他就不信杨肖能够折腾出什么浪花。 “八!”杨肖继续道。 “七!”秦广一脸玩味之色。 看着秦广,杨肖神色淡漠道:“看来是没得谈了?” “如果我是你,早就羞的无地自容!”秦广轻蔑道。 杨肖知道自己不使用手段跟秦广这样交谈无异于浪费唇舌,他直接拨出去一个电话:“胡老头,以最快速度让中原秦家濒临破产!” “是,少主!”电话中传来一道尊敬的声音。 胡老头,掌管龙门所有资金,一个电话便可令诸多世界级财阀战栗。 听到杨肖这些言论,秦广鄙夷道:“装神弄鬼的小子,保安,立刻把我办公室的混账给我拎出去暴打一顿!” 他双手抱在怀中,盯着杨肖就像是盯着一个笑话,似乎保安已经上来将杨肖揍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砰! 还未等保安走入,一道中年身影火急火燎闯入秦广办公室。 来者正是秦家医药集团总经理,盯着中年,秦广愠怒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董事长,大事不妙,至少十大世界级财阀出动扰乱股市,我们公司股票疯狂下跌,现在我们公司至少已经亏损了一二十亿!”中年面色苍白急促道。 轰!!! 此话一出,秦广仿佛遭受晴天霹雳,整个人瞬间懵逼。
以防后续精彩内容丢失 【手机微信扫一扫】 继续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68932
精选留言
赵天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10小时前
马上有钱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6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灵芝
关注公众号了,有阅读记录看起来很方便,我已经看到5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最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孙不笑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影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35小时前